<source id="au1dj"></source>

      <source id="au1dj"></source>

      1. <source id="au1dj"><menu id="au1dj"></menu></source>
        <table id="au1dj"><p id="au1dj"></p></table>
        <video id="au1dj"><track id="au1dj"></track></video>

        老劉六十(原創劇本)

        發布時間:2016-12-16
        字體大小:
        分享:

        摘要:

          1 補習學校,日內  教室里,老劉在上課。老劉又瘦又高,穿著一件白色襯衫,他一只手里拿著一份考卷,另一只手在黑板上書寫?! ∫唤M鏡頭:  菜市場,老劉在買菜;  建功從出租車里伸出頭,跟老劉告別;  老劉騎車,在街上走著,車把上掛著飯盒;  廣場上,李鳳彩在領舞;  廣場邊涼亭,老劉嗑瓜子,看著

          1. 補習學校,日內

          教室里,老劉在上課。老劉又瘦又高,穿著一件白色襯衫,他一只手里拿著一份考卷,另一只手在黑板上書寫。

          一組鏡頭:

          菜市場,老劉在買菜;

          建功從出租車里伸出頭,跟老劉告別;

          老劉騎車,在街上走著,車把上掛著飯盒;

          廣場上,李鳳彩在領舞;

          廣場邊涼亭,老劉嗑瓜子,看著李鳳彩,微笑。

          推出片名:老劉六十


          2. 小賣部,傍晚外

          玉芬在和人打麻將。

          老太甲:玉芬,你家公公回來了。

          玉芬抬頭。老劉自遠處騎車過來。

          玉芬扭頭:小光,跟爺爺回家,好好寫作業!寫完了讓爺爺檢查。

          小光收拾書包。

          老劉在小賣部門口停下,和小光一起走進家屬院。

          老太甲:玉芬,有你家公公在,你和建功兩口子可省大心了。

          玉芬:誰叫他兒子不掙錢?就這家小賣部,還不夠往里賠的。

          老太乙對老太甲:我說你是不是看上人家老劉了?他可是個老光棍了,你要是不好意思開口,我替你說媒去。

          牌友們嬉鬧起來。玉芬絲毫不以為意,跟著笑。


          3. 樓道,黃昏內

          老劉提著青菜豬肉上樓,小光低著頭,情緒很低落,跟在后邊。

          老劉:你媽又說你了?

          小光不說話。

          老劉:沒考好?

          小光慚愧地低著頭。

          老劉安慰:沒關系,爺爺給你開開小灶,下回一定考好。


          4. 劉家,夜內

          老劉在廚房里忙活,剁肉,拌餡。

          老劉:小光,今天學什么了?

          小光:《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》。

          老劉:來,給爺爺背背。

          小光狡猾地看了看廚房的方向,翻開課本,大聲:爺爺,我開始背了!

          老劉:爺爺聽著呢!

          小光照著課本念起來:獨在異鄉為異客,每逢佳節倍思親……

          老劉一邊做飯,一邊跟著背:遙知兄弟登高處,遍插茱萸少一人。

          老劉的手停頓下來,重復:少一人。

          老劉若有所思。


          5. 街道,夜外

          建功提著皮帶,從廁所里沖出來,只見路邊車里空空蕩蕩,沒人了。

          建功目瞪口呆,隨即氣急敗壞地看著四周。

          報亭老板:那人早走了。

          建功:走了?還沒付錢呢!


          6. 劉家,夜內

          老劉、玉芬和小光在吃飯。

          玉芬:爸,您沒事別擺弄你那把破二胡了,樓上鄰居都提意見了。

          小光:我聽見樓上張阿姨說,爺爺拉二胡跟殺豬沒殺死似的,擾民。

          老劉尷尬地一笑。

          玉芬:爸,小光的學習您也得上點心,一回不如一回了。尤其是語文,您還是教語文的,您看看他那卷子,我都覺得丟人!

          小光慚愧,低頭扒飯,眼淚掉在碗里。

          老劉替孫子找借口:也不能都怪小光,現在的課文,難度是大。

          玉芬:難度大,那人家孩子怎么會?再難的卷子,都有滿分的!他呢,不及格!

          小光推開碗,躲進臥室。

          玉芬沖著房間喊:你還有理了你!照你這樣,重點初中沒戲!再不努力,將來連你爸都不如!

          老劉又替兒子打圓場:當著孩子的面,不能這么說話。

          玉芬毫不留情:爸,您當初就是這么教建功的吧?您瞧瞧他,有什么出息?別人開出租,三年多也就回本了,他呢,四年多了,本錢還沒回來呢。

          老劉替建功開脫:現在生意不好做,競爭大……

          玉芬:您就向著姓劉的吧,我不姓劉,您甭向著我!

          老劉欲言又止,嘆了口氣。

          兩人很尷尬,氣氛一時很壓抑,都在沉默不語。

          門開,建功進屋。

          老劉關切地:建功,今天怎么這么早?

          玉芬皺眉看著建功。

          建功坐下,從桌子下面摸出一瓶酒,給自己倒了一杯,一飲而盡,又要倒酒,被玉芬一把搶過酒瓶子。

          玉芬:爸問你呢!

          建功:別提了!拉了個客人,走到一半,我憋得受不了了,說好的我上個廁所,不算等車費,他在車里等我,可我一出來……

          玉芬把酒瓶子重重地頓在桌上:跑了?

          老劉氣憤地:怎么能這樣!人心不古啊。

          玉芬不客氣地:你就回來了?虧了多少?

          建功吞吞吐吐:三十多吧……

          玉芬炸開了:三十多!你開一天車,能掙幾個三十多?賠了就賠了?你不說多拉幾趟,把損失掙回來,就這么回家了?照你這樣,什么時候能把本錢收回來啊!

          建功嘟囔:本錢早回來了,買車上牌的時候十幾萬,現在漲了。

          玉芬:虧你還有臉這么說!你對家負點責任好不好?

          玉芬越說越氣,氣憤地站起,端著空碗空盆子,對建功:你去看看你兒子,一樣的不爭氣,有其父必有其子!

          建功:你說誰呢你?

          玉芬瞟了眼老劉,又看著建功:說誰都跑不了你!

          玉芬的動作很大,碰倒了了建功的酒杯,玉芬也不去扶,轉身走進廚房。

          建功:你!

          老劉無奈地搖頭,把酒杯扶起來,給他倒了一杯酒:喝了,早點睡。

          建功賭氣,又是一飲而盡。


          7. 劉家臥室,夜內

          墻上掛了把二胡。

          小光睡著了,臉上還帶著淚痕,手里握著課本。

          老劉輕輕拿開課本,看著小光的臉,搖頭,輕輕撫著他的臉。

          老劉伸手摘下二胡,想了想,搖搖頭,又掛上。


          8. 劉家小臥室,夜內

          玉芬洗過了臉,上床,背對著建功。

          建功點上煙,玉芬猛地轉身,把煙搶過來。

          玉芬:抽煙不花錢?抽抽抽,抽死你!

          建功:不抽就不抽唄,咱戒煙,戒煙好吧?

          玉芬:就知道抽煙!兒子這回語文又是不及格,你看怎么辦吧。

          建功愣了:不會吧,咱爸就是教語文的。

          玉芬:他?只顧著給人家孩子上課,自己的親孫子都忘了!

          建功:你呀,就是嘴上不饒人。咱爸六十多了,按說退了休,該好好享福了??稍奂疫@情況,他能享福嗎?要不是他在補習學校代課,兒子的擇校費都交不起。

          玉芬:可他也得多少管管吧?

          建功:管,管,他是小光的親爺爺,能不管?

          建功嬉皮笑臉地湊過來,扳著玉芬的肩膀。

          玉芬:少沒正經的,說小光的事兒呢。

          建功:說,說,一會兒就說。


          9. 劉家臥室,夜內

          老劉戴著老花鏡,在看著小光的課文,寫教案。

          門外傳來小臥室里建功和玉芬做愛的聲音,很壓抑,但聽得很清晰。

          老劉寫字的手停住了。

          老劉掏出來一張照片。

          老劉戴著老花鏡,認真地看著。這是一張李鳳彩領舞時的照片,老劉的臉上露出笑容。


          10. 廣場,日外

          樂曲聲慢慢停下。老劉和李鳳彩停下來,相視一笑。

          老劉幫著李鳳彩提著錄音機,兩人隨著人流一起走著。

          老劉有些結巴,又很期待地:李老師,我跟你提過的那件事……

          老劉沒說完,李鳳彩就把頭低了下去,能看出她的緊張和羞澀。

          老劉帶著微笑,兩人并排走著。

          李鳳彩低聲:劉老師,有件事,我得提前跟你說清楚。

          老劉停下腳步,呆呆地看著李鳳彩。

          李鳳彩:老劉,要結婚的話,總得有自己的房子呀。

          老劉一怔,情不自禁地皺眉。

          李鳳彩低下頭,模樣有些尷尬:老劉,我跟兒子兒媳住,都住了十幾年了。這是啥滋味,你肯定比我還懂。

          老劉的表情在變化。

          李鳳彩抬頭,勇敢地看著老劉:咱們這把年紀了,結婚挺不容易的,就算咱們倆無所謂,那是住到你兒子家合適,還是我兒子家合適?

          老劉一時無語,兩人默默地往前走著,不像剛才那樣的喜悅。

          老劉忽然停下腳步,一字一句地:鳳彩,你放心,房子一定會有的。


          11. 補習學校,日外

          老劉心事重重地推著車子,旁邊是上學的學生們。

          小胡推車走在前邊。

          老劉眼睛一亮:小胡!你等等!

          小胡:劉老師?

          預備鈴響起來。老劉:中午有空嗎?我有事,想咨詢咨詢你。

          小胡:有空!我正想請你吃個飯呢。


          12. 拉面館,日內

          小胡大口吃著拉面。老劉瞠目結舌,脫口而出道:五千多一平米?

          小胡:我女朋友就是賣樓的,我這是一手行情!市區樓盤都這樣,想便宜,郊區吧。

          老劉:那得郊到哪兒去啊?

          小胡笑:騎車到市里,怎么也得一個多小時吧。

          老劉臉色很難看。

          小胡:劉老師,您怎么關心起房價了?您自己有房子,孫子還小,用不著想我這樣,上趕著當房奴啊。

          老劉打岔,想轉移話題:我也就是隨便問問。

          小胡狡猾地一笑:不像。

          小胡仔細觀察著老劉,老劉的表情很不自然,生硬地笑了笑。

          小胡笑起來:我明白了!您是想那什么,第二春吧?

          老劉緊張地四下張望,低聲:你別胡說!

          小胡:您放心,我才不胡說呢!據我觀察啊,現在著急買房的,有兩種人,一種是自己要結婚,一種是兒子要結婚。您呢,兒子已經結了,肯定是自己要結嘍。

          老劉嘆氣:那你呢?不也是一樣。

          小胡:您別跟我比啊!我都想好了,實在不行了,就裸婚。

          老劉愣了:裸婚?

          小胡:對啊。

          老劉的表情頓時嚴肅起來:你是我學生,咱可不興不健康的東西。

          小胡一愣,隨即笑起來:老師啊,您想哪兒去了?我說的裸婚,是說兩口子結婚時沒房、沒車、沒鉆戒、沒婚紗、沒存款、沒婚禮和沒蜜月,總之,結婚時除了去登個記,領個證之外,其他的什么都可以不需要。

          老劉哭笑不得:你們可真能折騰!

          小胡:劉老師,這可不是折騰!您想想,我們都是剛畢業的大學生,哪有錢?就算婚禮辦得風風光光,買了房子,去什么馬爾代夫度蜜月,無非是讓雙方老人們出錢。這么結了婚,兩家人的積蓄都花得干干凈凈,以后怎么過日子?

          老劉:一通歪理!你女朋友樂意?你未來的岳父岳母樂意?

          小胡:只要兩個人是真心的,房子有沒有,蜜月度不度,都無所謂。再說了,我們誓死不當啃老族,老人們也都能理解。

          老劉:那你打算——租房子結婚?

          小胡:租房劃算啊!就算買房,也只有70年產權,到時候我在哪兒還不知道呢!郊區房子也便宜,一個月就幾百塊錢。

          老劉連連笑著搖頭:行了,你也別哭窮,這頓拉面我請了,誰叫我是你老師呢?

          小胡笑。


          13. 房產中介,日外

          老劉鎖車,提著黑公文包進去。

          行人們從中介門口不斷經過,年輕的男女不斷進出。

          老劉提著公文包出來,表情很幸福。


          14. 涼亭,日外

          老劉拿著一張紙,上面密密麻麻地寫著什么。李鳳彩坐在老劉身邊。

          老劉扶了扶老花鏡,指著紙:我問了好幾家,這是精選出來的幾個。地方都在郊區,說是郊區,其實也挨著環路,過了馬路就是市里了。

          李鳳彩:老劉……

          老劉:高興了吧?我想過了,現在房價那么高,眼下買房子是有點吃力。再說,咱倆年紀都大了,犯不著那么折騰,有個住的地方,能過日子……

          李鳳彩打斷老劉的話:老劉,這不行的。

          老劉一愣:不行?

          李鳳彩輕輕搖著頭。

          老劉:鳳彩,說實話,我也覺得租房子結婚,有些對不住你??赡阋蚕胂?,咱們都是老人了,用一輩子的積蓄買一套房子,養老怎么辦?生病怎么辦?兩手空空,這不是過日子啊?,F在年輕人都想得開,說什么裸婚,鳳彩,你知道什么是裸婚嗎?


          15. 廣場,日外

          健身器材旁邊,張老太和老人們在鍛煉身體。

          一老人:倆人聊的時間可夠長啊。

          張老太得意地:你知道什么,人家正談婚論嫁呢!

          老人們驚訝地:是嗎?


          16. 涼亭,日外

          老劉的臉色變得很蒼白,很難看。

          李鳳彩擦了擦眼淚:你是知識分子,我是個老工人。什么這婚那婚的,我聽不懂,也不想聽懂。

          老劉急了:鳳彩,你聽我解釋嘛。

          李鳳彩:老劉,你說得對,咱倆都是老人了??烧驗槭抢先?,咱倆再婚的事本來就挺難的,得頂住多少人壓力,看多少人臉色,都一把老骨頭了,租房子結婚,連自己的窩都沒有,還有什么臉面?

          老劉:咱不老,年輕人都……

          李鳳彩:年輕人搞什么裸婚,那是他們有資本,還能奮斗,一切都能掙來??稍蹅z呢?還有多少時間能奮斗?


          17. 街道,日外

          老劉心事重重地騎車。

          裝著盒飯的塑料袋在車把上來回搖晃。

          李鳳彩的畫外音:老劉,我給你交個實底,我手上有四萬多存款,你要是誠心結婚,就再想想辦法,哪怕只能買個地下室呢,只能買個鴿子籠呢……


          18. 街道,日外

          老劉坐在街邊長椅上,兩眼呆滯地看著前方。

          李鳳彩的畫外音:……只要是咱倆自己的,我也認!老劉,我活了幾十年了,就剩下這么一個指望,這指望就在你一個人身上,你,你可不能這么虧待我。

          李鳳彩的聲音已經哽咽了。

          老劉哆嗦著手,將手里抄有租房信息的紙慢慢撕碎,揉成一團,握在手里。

          出租車停下,建功從車里下來,走到老劉身邊。

          建功:爸!

          老劉如夢初醒:來了?快,吃飯。

          建功打開盒飯,皺眉:怎么還是這幾樣?不是說換一個嘛。

          老劉艱澀地:那家沒出攤,你先湊合湊合吧。宵夜給你做好吃的。

          建功嘟囔:湊合,湊合,玉芬叫我湊合,您也叫我湊合!我整天東奔西跑的,圖個什么!老老實實不干了,回家呆著,讓你們倆伺候我!

          老劉嘆氣,半天才說:吃吧。


          19. 拉面館,日內

          兩碗面放在桌子上,小胡剛拿起筷子要吃,卻猛然發現老劉的神色不對。

          小胡放下筷子:劉老師?

          老劉:啊。

          小胡:您這是怎么了?

          老劉:沒啥,吃,吃。

          小胡:不對,您一定有事,還是大事!

          老劉苦澀地一笑。

          小胡試探著:是結婚的事兒?房子?

          老劉一愣:你怎么知道?

          小胡感慨不已:感同身受,同病相憐哪!

          老劉搖頭:你都要裸婚了,我的病,你沒有。

          小胡:裸婚,也是一時權宜之計??偛荒芤惠呑勇阒?結了婚,就得好好奮斗,好好掙錢買房子,告訴您,我這回可是聽了您的話,戒煙了。

          老劉苦笑:煙錢,一個月能有多少?省一年的煙錢,也不夠買一個平方。

          小胡:積少成多嘛。以時間換空間,積小錢為大錢。

          老劉:你就貧嘴吧你。

          小胡:劉老師,我那位未來的師母,怕是八成不想裸婚吧?


          20. 李家,日內

          李鳳彩也戴著老花鏡,認真地看報紙,看報紙上的房產廣告。

          李鳳彩翻箱倒柜,找出來一個手帕包,解開,里面是一張存折。

          李鳳彩看著存折,嘆息,搖頭。


          21. 拉面館,日內

          老劉:買房子?談何容易!

          小胡:您老兩口,還想住別墅啊?一個小戶型,二十來平米,足夠了。算下來,也就是十幾萬塊錢。

          老劉一怔:十幾萬?有這么小的房子嗎?

          小胡:當然有啊!要是郊區的,還更便宜,現在交通也方便,您又有老年卡,坐車還不要錢,郊區跟市里也沒什么區別嘛。

          老劉顯然是動心了:這個……可就是十幾萬,我也沒有啊。

          小胡轉著眼睛:分期付款嘛。

          老劉的表情變化,充滿期望。

          小胡搖頭:不行,您都過了60了,銀行不給貸款。

          老劉的表情變化,徹底死心了。

          小胡繼續皺眉冥思苦想,忽然叫起來:有了!

          老劉:有什么有,我自己的錢,你比我還清楚?

          小胡:劉老師,前幾年您給兒子買出租車,是找我爸聯系的,對吧?

          老劉:是啊,花了十幾萬呢。

          小胡:眼下的行情,一輛出租車,連車帶牌快三十萬了!您轉手把車賣了,十幾萬買個小戶型,剩下的想自己留著也好,給兒子做個小生意也好,不都有了?

          老劉目瞪口呆:這,這能行嗎?


          22. 加氣站,日外

          加氣站里外,排滿了出租車。

          加氣站工作人員抬出一個牌子,上面寫著:供氣不足,暫停供氣一小時

          司機們炸開了鍋,紛紛議論著。

          建功搖頭嘆息,和幾個司機湊在一起閑聊。

          老劉騎車趕到,車把上裝著啤酒罐、燒雞和燒餅。

          老劉:建功!建功!

          建功和正在聊天的人打招呼,走過來。

          建功看見塑料袋里的東西,愣了:爸,今天什么日子啊?這么隆重。

          老劉:盒飯也不能常吃,對胃不好,今天爸給你改善改善。你看,啤酒,燒雞,燒餅……

          建功笑:爸,您老糊涂了?我是開車的,能喝酒嗎?

          老劉一愣,隨即自我解嘲:老糊涂了!真老糊涂了!你等著,我給你買喝的去。

          建功:不用,我帶的有水。

          老劉連連擺手,快步走向加氣站的小超市。

          建功看著燒雞,自言自語:怎么了這是?

          有司機提著盒飯經過,打趣:建功好伙食啊!

          建功不無得意:一般,一般,不能虧待自己!

          老劉氣喘吁吁,拿著一瓶可樂過來。

          建功大口吃燒雞,喝可樂。

          老劉:每天加氣,都這么多人啊?

          建功:油價太高了,都燒油,一點兒利潤都沒有。

          老劉脫口而出:照你這么說,出租車生意不好干哪。

          建功:可不是嘛。玉芬一天到晚說我不掙錢,其實不是我偷懶,你問問這幫哥們伙計,有幾個掙著錢了?不都是硬著頭皮挺著嘛。

          老劉按捺住激動:也是,不知道還有別的生意門路沒有?

          建功:有啊,我沒下崗的時候,是廠里車隊的,修車我有一手,可就是沒本錢。怎么了爸,您發財了?想贊助我創業?

          老劉苦笑:我哪兒有財可發啊??斐园?。

          建功吃雞的動作慢了下來,搖頭:唉,爸,最近小賣部生意也不好,附近新開了家超市,東西比咱家的便宜,好多老主顧都去那兒了。玉芬就那個脾氣,要是說話做事上有什么不合適的,您千萬別放在心上。

          老劉疼愛地看著建功,笑:我都一把年紀了,不跟兒媳婦置氣。

          建功:貧賤夫妻百事哀啊。要說拼命,我也是夠拼命了,可怎么就不掙錢呢?

          老劉:錢是人掙的,路是人走的,辦法總比困難多。

          建功擦手:行了爸,我該加氣去了,晚上別做宵夜了,最近吃不下。

          老劉:做點稀湯面條,好歹墊補墊補。

          建功邊走邊回頭:再說吧!

          老劉看著他的背影,深深地出了口氣。


          23. 劉家,夜內

          一家人剛吃過飯。玉芬收拾碗筷,老劉心事重重地坐著。

          小光:爺爺,今天禮拜五,明天,您帶我吃肯德基嗎?

          玉芬騰地放下碗筷:又要吃?吃那個不花錢?你學習上不去,整天就惦記著吃!

          小光傻傻地看著玉芬,又看著老劉,抽噎起來。

          老劉:別沖孩子發火嘛。

          老劉接過碗筷,玉芬:爸,您太慣著他了!前幾天開家長會,人家尖子生的家長,跟老師有說有笑的,我呢?跟老鼠似的,一句話不敢說,丟人!

          小光大聲哭著。

          玉芬:哭哭哭,就知道哭!把哭的勁兒用到學習上,早有出息了!

          小光的哭聲更大了。

          老劉實在忍不住了,也放下飯碗,大聲:你這么教育孩子,就是不對!小光還是有進步的,上次不及格,這次不就60多分了?得看到孩子的成績,多鼓勵才行,不能諷刺挖苦!

          玉芬驚訝地看著老劉,她從未見過老劉這么動怒,一時不知道說什么好。

          老劉氣得胸口不停起伏,端起碗筷走進廚房。

          小光嚇得不敢哭了,玉芬瞪了他一眼:看什么看,寫作業去!


          24. 小臥室,夜內

          建功洗漱已畢,上床,拉被子蓋上。

          玉芬低聲:哎……

          建功不耐煩:累了一天,你讓我睡吧。

          玉芬:你這人怎么說話的?

          玉芬踢了建功一腳,建功差點掉到床下邊。

          建功勃然大怒:又怎么了?我開出租容易嗎?你就少說我幾句,拿我當空氣,行不行?

          建功和玉芬面對面坐在床上,兩人怒目而視,兩眼圓瞪,像是拉開架子要大吵。

          僵持了一陣,建功的表情猛地松弛下來,疲憊地擺擺手:算了算了,今天是我不對,你罵吧,我不跟你吵。

          玉芬:誰要跟你吵架了?你講點理行不行?

          建功躺下,閉上眼,一臉痞相:我講理,你要我講什么理,我就講什么理。

          玉芬拉他起來,指了指臥室,低聲:今天,你爸發火了。

          建功一怔,隨即坐起,臉色鐵青:我爸不是你爸?發火怎么了,就只能你每天發火?你沖我發火還不行,他都六十多了,你跟他發什么火?

          玉芬臉部肌肉抽搐,淚水滾落。

          建功喘著粗氣。

          玉芬抹了把淚,冷靜下來:劉建功,我告訴你,有種你別欺負女人。你不容易我知道,可你知道不知道,我容易嗎?我跟你結婚十幾年了,跟你享過一天福嗎?

          建功摸出一支煙,想抽,打火機按了半天,卻沒打著,心煩意亂地丟在一旁。


          25. 臥室,夜內

          老劉在伏案寫東西,聽見小臥室里的爭執,不由自主地放下筆,嘆氣。


          26. 小臥室,夜內

          玉芬:咱家就這個情況,咱倆都不掙錢,小光成績也不好,咱爸這幾年還行,還能上上課,補貼一點,再過幾年,他動不了了,小光又要上中學,都是花錢的地方,你是一家之主,你說怎么辦?

          建功語塞:我……

          玉芬:總是這么著,咱倆誰都受不了。今天把話說開了,你是不是打算這輩子就這么著了?

          建功吞吞吐吐地:日子總會好起來,你不容易,我當然知道了。

          建功想去抓玉芬的手,玉芬一把打開。

          玉芬:我實話告訴你,小賣部租期快到了,到時候能續上嗎?要是連這個生意都沒了,咱家怎么過?就靠你開出租?

          建功傻傻地看著玉芬:那怎么辦?

          玉芬長嘆一聲,恨鐵不成鋼地看了建功一眼,倒頭躺下,背對著建功。

          建功呆呆地坐著。


          27. 校長辦公室,日內

          校長在打電話,手里翻著一本都是美女圖片的雜志,臉上帶著得意的笑:我在辦公室呢……在辦公室能干什么,還不是看看專業書籍,充充電,思考些問題……行了寶貝,晚上見面再說……

          老劉推門進:校長,您找我?

          校長馬上斂住笑:來人了,回頭聊啊。

          校長掛了電話,忙站起,給老劉倒水。老劉受寵若驚。

          老劉:校長,您太客氣了。

          校長:對人客氣,也是分對象的。對別人,我可以不客氣,對老劉您,我不客氣可不行。

          老劉有些尷尬地笑。

          校長:老劉啊,您在咱們學校也有不少日子了,當初我把您挖過來,那可是費勁了心思啊,對您也是寄予厚望。不過呢……

          老劉身子一激靈。

          校長:學校布置下去,每位老師出一份模擬試卷,別的老師都差不多了,您的呢,一直沒交上來……

          老劉:我正寫著呢!

          校長:不急,不急,俗話說得好,好媳婦不怕小點兒,好主意不怕晚點兒。

          老劉尷尬地笑。


          28. 補習學校,日內

          教師休息室,小胡沖了碗方便面,大口地吃著。

          老劉端著飯盒進來,面無表情地撕開一袋方便面,泡面。

          小胡張大了嘴巴,佩服地:劉老師,您比我還能省!

          老劉:一碗面三塊,一袋才一塊五,能省點算點吧。

          小胡:唉,都是結婚鬧的。

          老劉和小胡都不說話了,兩人吃面,各自想著心事。

          小胡:劉老師,我上回給您出的主意,您考慮了嗎?

          老劉:賣車?

          小胡:我爸認識個朋友,正想盤一輛出租車,要的挺急的,要是您同意,價錢不錯。

          老劉沉默一陣,又挑起一筷子面條:我想想再說吧。


          29. 廣場,日外

          老劉騎車路過,速度放慢了,他越來越慢,終于停了下來。

          老劉走進廣場,老人們在跳集體舞,不過領舞的不是李鳳彩,而是張老太。

          老劉悵然若失地站住,空洞地看了看老人們。

          張老太們發現了老劉,朝他招手,示意他加入。

          老劉連連搖手,表示還有事情,轉身就走。


          30. 街道,日外

          老劉獨自一人坐在長椅上,狠狠踩滅了煙頭。

          老劉站起,朝自行車走去。

          老劉剛要騎上車,又轉身,過去撿起煙頭,丟進垃圾桶里。

          老劉騎車離去。


          31. 菜市場,日外

          老劉在買魚。

          老劉在買雞。

          老劉在買排骨。

          老劉看著賣肉的揮刀砍排骨,表情變化,露出難得的微笑。


          32. 街道,日外

          老劉在奮力騎車,車前簍里,車架上都是買來的東西,滿載而歸。


          33. 小賣部,日外

          玉芬和人打麻將,表情郁郁寡歡。

          老太:你家公公回來了。

          玉芬一怔,回頭看,有些吃驚。

          老劉向玉芬和牌友們他們打招呼,過去。

          老太:喲,玉芬,今天你們家招待客人啊?這么多菜!

          玉芬:今天禮拜幾?

          老太:禮拜三。

          玉芬不以為然:這不就對了?今天禮拜三,尾號3和8的車歇班,他這是招待兒子呢!我們都是沾建功的光了。

          牌友們哄笑。

          玉芬用力地打出一張牌:白板!


          34. 劉家,日內

          老劉在打電話:整整三十萬呢!鳳彩,咱們不要那么多,也不用花你的錢,只要十幾萬,咱就能買個小戶型了!


          35. 李家,日內

          李鳳彩猶豫著,擔心:你兒子兒媳,能同意嗎?現在的子女,見了錢怎么會撒手?


          36. 劉家,日內

          老劉斬釘截鐵:放心吧!咱們出去住,老房子就留給他們了,他們這一里一外也得了不少了,怎么會不同意?再說了,就算買了房子,咱們倆能住多長時間?還能住70年?早晚還是他們的。他們又不傻,算得過來。


          37. 李家,日內

          李鳳彩臉上,終于露出了微笑,放下電話,輕輕拭著眼角。


          38. 劉家,日內

          廚房里,老劉系著大圍裙。灶臺上擺著各式各樣的蔬菜肉食,堆成了一座小山。

          火眼上蒸的,炸的,煮的,燜的,爆炒的,五花八門琳瑯滿目。

          老劉忘我地做菜,時刻都洋溢著年輕人在熱戀中才有的喜悅,笑容一直掛在他臉上。

          老劉在廚房中忙碌著,時不時來兩個集體舞的動作,充滿了青春的活力。


          39. 劉家,日內

          建功、玉芬和小光目瞪口呆,看著一桌子的菜。

          建功和玉芬互相看了看,玉芬沒好氣地哼了一聲,指了指廚房,低聲:肯定有事兒!

          建功不滿地看了她一眼:那么多話。

          老劉還在廚房和客廳里來回端著菜,直到桌子再也放不下了。

          老劉:還有一個菜,一個湯,一會兒再上吧。

          建功和玉芬互相看了一眼,小光已經動手抓了只雞腿,大口啃著。

          建功板著臉:小光,沒禮貌!

          老劉慈愛地摸著小光的頭:吃,吃,多吃點。

          建功不解:爸,您這是怎么了?真有事兒?

          老劉連連擺手:沒事兒,沒事兒。

          建功指了指桌子上的菜:做這么多,哪兒吃得完嘛。

          老劉滿臉是笑:都多吃點,能吃完。

          玉芬拿起筷子:吃,爸的手藝就是高。

          一家人吃飯,老劉吃的并不多,而是笑容滿面地看著建功和玉芬吃。

          老劉拿出酒瓶子,給建功倒了一杯:建功,喝點吧,今天歇班。

          建功端起酒杯:您怎么不喝?

          老劉:行,我也陪你喝點。

          老劉給自己倒了淺淺的一杯,父子倆碰杯,喝酒。

          玉芬一邊吃,一邊有些警惕地看著老劉。

          老劉的臉有些紅了,他吃了口菜,咽下:建功,玉芬,有件事,我想問問你們。

          建功:還是有事兒嘛,爸,您說。

          玉芬放慢了吃飯的速度,傾聽。

          老劉:我有個學生,小胡,你還記得吧?

          建功:小胡?哦,想起來了,咱買車的時候,他爸幫了大忙,對吧?

          老劉連忙說:是啊!就是他!

          老劉的表情有點迫不及待,玉芬和建功互相看了一眼,建功要說話,玉芬踢了他一腳。

          玉芬搶著說:爸,您什么意思?

          老劉:我一直聽你們說,開出租競爭力太大,也掙不著什么錢。我就上了心了。昨天呢,我跟小胡閑聊,他說他爸有個朋友,想出三十萬,買一輛出租車。

          玉芬和建功同時叫起來:三十萬!

          老劉:是啊,人家要得急,出價也就高一些。

          玉芬喜出望外:漲了這么多?這可是好事啊!一進一出,咱能賺個十幾萬呢!

          建功連連點頭:是啊,四年了,咱多少也掙了點,還能這么出手,太劃算了!

          老劉也跟著笑。

          小光旁若無人地吃菜,大人們也顧不上管他。

          建功:我們公司那個老趙,比咱的車況還好,只賣了28萬,好家伙多了兩萬呢!這可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!

          玉芬有點得隴望蜀:爸,咱的車就一個建功他一個人開,跑的少,也沒大修過,沒出過事故,您都給小胡說了吧?您看能不能再添點?

          老劉面有難色,又不敢回絕,斟酌著:這個,我跟他說說,幫幫忙,不一定能說成。

          玉芬不無遺憾地:能多點更好了,您再做做工作嘛……

          建功:說不成也行,這個價就不錯!別獅子大張嘴,把人家嚇跑了。有30萬,比咱好的車到處都是。

          老劉連忙補充:是,是。

          玉芬:這回好了,有了這筆錢,咱們也能開個小超市,每天都有進項,你們發現沒?新開的那家超市,說是資金周轉不開,掛了牌子要出手呢!這回咱有了錢,先把那家超市盤過來,接手來干。

          建功:得花多少錢?

          老劉緊張地看著玉芬,大氣不敢出。

          玉芬掰著手指頭算了算:備貨,裝修,對,得做個新門頭,你說叫什么名字好?(轉向老劉)爸,您可是專家,您得起個好名字!

          老劉心急如焚,尷尬地點頭,又搖頭。

          建功皺眉:瞧你,名字都盤算上了!你還沒說呢,得多少錢?

          玉芬笑:你看我,光顧著高興了……我算了算,怎么著也得二十多萬吧。

          老劉和建功都吃驚地:二十萬?

          玉芬:得這個數!那么大的店面,我自己一個肯定忙不過來,得雇個工人……

          建功:得了吧!人家都經營不好,咱就能弄好?再說了,你的小賣部也是半死不活的,你就有信心能弄好?好家伙,一下子就是二十萬,萬一賠了,咱可沒地方哭去。

          老劉連連點頭,卻不敢出聲。

          玉芬不滿:那你說,有什么好項目?

          建功:我當然有。你們都忘了,我沒下崗的時候,在廠里車隊可是頭號把式,給廠長開過車。我開車好,修車也是好樣的。我一直盤算著,開個修車行,洗車、修車、裝飾,我都行?,F在私家車那么多,咱們附近還沒個像樣的車行……

          老劉傻眼了,越發著急,急得說不出話來,只知道看看建功,看看玉芬。

          玉芬打斷建功的話:那你說,得多少錢?

          建功:你想啊,租個店面,還不能小了,得三間門面吧?一間修車,一間洗車,一間賣車內裝飾……起碼得二十萬。

          老劉吃驚地:又是二十萬?

          玉芬松了口氣:我還以為多少呢,不就二十萬嗎?咱現在有三十萬了,我的超市再壓縮一點預算,十來萬也就夠了。你呢,也別那么大胃口,用不了三間,一間門面連洗車帶修車,不就得了?算下來,三十萬多少欠點,咱還有點存款嘛……

          老劉急促地喘息,手也在顫抖。

          建功興奮地舉起酒杯:想不到我劉建功快四十歲了,還能當上小老板!爸,這都是你的功勞,我敬你一杯!

          建功說著,舉起一滿杯酒,一飲而盡。

          老劉舉著酒杯,手一直在哆嗦。

          建功又給玉芬倒了一杯:玉芬,我也感謝你,能支持我搞車行,干!

          玉芬也端起酒杯,一飲而盡。

          小光吃飽了,有些奇怪地看著大人們。

          建功和玉芬笑逐顏開,頻頻舉杯,卻忘了一旁的老劉。

          老劉臉色死灰,嘴唇翕張,卻說不出話。

          建功帶著醉意:爸,今天是該慶祝,謝謝爸,謝謝爸……

          老劉輕輕地搖頭,轉身進了廚房。

          廚房里,老劉攪著湯鍋,一邊攪,一邊擦淚。

          玉芬有點醉意地進來,熱情地:爸,您歇會兒,我來吧。

          老劉勉強一笑:沒事,就好了。

          客廳傳來撲通一聲,老劉和玉芬都是一愣。

          小光跑進廚房:爺爺,我爸摔倒了!

          老劉和玉芬跑到客廳,建功坐在地上,靠著洗手間的門,笑:好,好啊,三十萬……小光,你不是要學鋼琴嗎?爸有錢,給你買,買……

          老劉強忍著淚水,把頭扭向一邊。


          40. 涼亭,日外

          李鳳彩和老劉并排坐著。兩人臉上都很落寞。場面很壓抑,也很靜謐。

          李鳳彩一邊捶著腿,一邊輕聲:車,就這么賣了?

          老劉點點頭。

          李鳳彩:怎么花的?

          老劉的聲音像蚊子叫:兒媳婦開超市了。

          李鳳彩:全用了?

          老劉抬頭看了看她,艱澀地:兒子想開車行,沒找好地方,就都給兒媳婦了。對了,還給孫子賣了個鋼琴,花了兩萬多。

          李鳳彩輕輕一笑,搖頭:花來花去,誰都有份,就是沒你的呀。

          老劉難過至極,一時語塞,只好垂下頭。

          李鳳彩站起來,朝外走去。

          老劉情不自禁地站起,大聲:鳳彩!

          李鳳彩停住腳步,背對著老劉,看得出她的肩膀在抖動。

          老劉:鳳彩,你放心,我還能想辦法。

          李鳳彩嘆息一笑,轉身:老劉,我知道,你心疼兒子,我不反對??晌夷?我在你心里,究竟算個啥呢?我知道你在想辦法。一開始,想租房子結婚,行不通。你又想要賣車,車是賣了,可——

          老劉痛苦地搖頭。

          李鳳彩:現在呢,你還要想辦法。沒關系,我等你。幾十年都過了,這算什么?

          老劉語無倫次:鳳彩,你這么說,我,我……

          李鳳彩轉身,大步離去,一邊走,一邊擦眼淚。


          41. 劉家,夜內

          老劉和小光在吃飯。

          老劉:今天學什么了?

          小光:《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》。

          老劉點了點頭,隨即一愣:怎么還是這一首?

          小光:復習嘛,快考試了。

          老劉:好,好好復習,好好考試。

          小光:爺爺,什么叫加盟連鎖?

          老劉:就是咱家的店,掛別人的牌子,你媽還得給人家錢。

          小光:這多傻啊。

          老劉:傻孩子,你媽要是傻,爺爺就是大傻。

          小光懵懂地看著老劉。


          42. 臥室,夜內

          小光在寫作業。

          老劉進,悄悄從墻上摘下二胡,不小心發出聲響。

          小光扭頭,笑:爺爺,您放心,我不告訴我媽。

          老劉凄楚地一笑:小光真懂事。


          43. 劉家客廳,夜內

          老劉提著二胡,看著墻上亡妻的照片,無語嘆息。

          窗戶開著,外邊是黑黢黢的夜空。

          老劉頹唐地坐下。老劉看著外邊的天空,兩眼空洞失神。他把二胡放在腿上,指尖顫抖,情不自禁地拉起來。二胡的聲音凄婉悠揚,老劉拉著,嘴里慢慢地哼唱:

          天上布滿星

          月牙兒亮晶晶

          生產隊里開大會

          憶苦把冤申……

          老劉唱著唱著,放下了二胡,長長地嘆息。


          44. 超市,夜內

          里外正在粉刷,可以看得出新超市的雛形。

          玉芬和建功坐在地上,面前擺著幾個塑料袋,里面是食物,兩人都在狼吞虎咽,腮幫子鼓鼓囊囊的。

          玉芬:裝修這活兒,一輩子就干這一回了。

          建功還有些擔心:玉芬,這可是二十多萬啊,你有把握嗎?光加盟費就是八萬。

          玉芬:我都調查過了,咱的小賣部為啥搞不好?人家小超市為啥搞不好?沒有品牌效益啊。這人哪,都認個牌子,同樣是超市,咱一加盟,人家就覺得咱有信譽,質量好……

          建功疲憊地伸了個懶腰:好了好了,大老板,等裝修完了,備齊了貨,就該開張了吧?

          玉芬:開張!

          建功:你一個人,能忙過來嗎?

          玉芬:不還有你嘛。

          建功:我……

          玉芬:你又想偷懶啊?這回超市扎了血本,你可不能?;^。

          建功笑,解釋:我托以前的工友幫忙,找了個修車的活兒……

          玉芬氣:你!

          建功:俗話說,雞蛋不能放一個籃子里,咱賣車得了三十萬,對吧?

          玉芬不解,點頭。

          建功掰著手指頭:為這個超市,花了二十五萬,給兒子買鋼琴,花了兩萬多。三十萬,差不多都出去了。咱爸老了,小光還小,不能不留個急用的錢。

          建功一邊小心翼翼地說,一邊察言觀色,他見玉芬并未動怒,大膽地:我在別處找個活兒,好歹能有個收入,即便是超市一時半會兒紅火不起來,咱家也能維持啊。

          玉芬終于笑了,對建功刮目相看:真想不到,你還能有這個心思。

          建功:就是為難你了,這么大個店,你一個人忙活。我看還是請個工人吧。

          玉芬:用不著。多難的日子都過來了,這點苦算什么?生意是自己的,省下來的錢,進不了別人錢包。

          建功深深地點頭。兩口子相視而笑。


          45. 劉家,夜內

          老劉呆滯地看著墻上亡妻的照片。

          老劉自語:建功和玉芬挺高興,本來呢,我也該高興??晌腋吲d不起來。他們也不容易,我不怨他們,那我怨誰呢?我就怨閻王爺吧,那么早把你叫去了,卻把我留下來。老伴兒啊,你在那頭,給閻王爺送送禮,求個情,把我也叫去吧,好不好?


          46. 辦公室,日內

          老劉在校長對面坐著。

          校長苦巴著臉:劉老師,您也是咱們學校的老人兒了,有句話我實在不想說,可是呢,不說又不行,你說,我怎么辦?

          老劉忐忑不已:校長,有話您說。

          校長嘆氣,搖頭:有些學生家長反映了,說您最近上課,那個什么,不夠用心,解答學生問題也不像以前那么熱情了。我不知道情況是不是屬實,可是呢,既然家長們這么講了,您就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吧,行不行?

          老劉的表情很愧疚,如坐針氈。

          校長:高考越來越近了,這些孩子都是第一年沒考上大學的,輸不起啊!咱得比應屆班更上心,是吧?

          老劉點頭,心情很沉重。

          校長:您是老教師了,責任心上我從來不懷疑。這樣吧,您要是帶的課太多,咱們調一調,減輕點您的負擔,行吧?

          老劉無話可說,只好點點頭,站起,想離開。

          校長叫住他:劉老師,最近是家里有什么困難?

          老劉一怔,連連搖頭:沒有沒有,都挺好的。我兒子還開了個超市,還是連鎖加盟的,大品牌。

          校長笑:那就好,那就好。對了,您的模擬試卷出好了,趕緊交上來,就差您的了。

          老劉:沒問題,明天就交。


          47. 補習學校,日內

          教室里。下課鈴聲響了,學生們紛紛收拾文具、課本。

          老劉站在講臺上,敲了敲桌子。學生們詫異地停下動作,看著老劉。

          老劉:同學們,這節課是我給大家上的最后一節。明天,將由黃老師代替我,繼續教大家語文。

          學生們一片嘰嘰喳喳的議論聲,老劉晃了晃手,課堂里頓時鴉雀無聲。

          老劉看著學生們:同學們,就要高考了,從我心里來說,我非常希望能將每一位同學都送進大學校園。但是,由于我身體的原因,無法兼任三個班的語文課,所以不得不……

          老劉說不下去了,他的表情很動容。學生們都靜靜地看著老劉,有的女學生還擦著眼淚。

          老劉:同學們!臨別之際,我想告訴大家,雖然第一次高考大家不太滿意,但是我相信,通過這一年的努力,大家一定能夠考出好的成績,實現自己的理想。雖然我不再教大家了,但是請大家相信我,我還在關注著大家,我依然是大家的老師,老朋友。最后,我想說,謝謝大家這么長時間對我教學工作的支持和配合,謝謝。

          老劉強抑住淚水,深深地鞠躬。

          班長:起立!

          學生們紛紛站起。

          班長:謝謝劉老師!

          學生們異口同聲:謝謝劉老師!

          老劉眼中含淚,一再點頭:謝謝,謝謝大家。


          48. 補習學校,日內

          教師休息室里,老劉取出方便面袋,準備撕開。

          小胡進,看見老劉,脫口而出:劉老師!

          老劉笑:吃飯呢?

          小胡尷尬地:劉老師,調課的事兒……

          老劉:沒事兒,我老了,帶不了那么多課。

          小胡越發尷尬,上前一步,奪過老劉手里的方便面:劉老師,我請您吃飯!


          49. 拉面館,日內

          老劉:好好干,校長挺看好你的。你也正忙著結婚,正好多了份收入。

          小胡表情很復雜:劉老師……

          老劉:那個班上,有幾個孩子還是很有希望的,像馬少宇,作文寫得好……

          從拉面館窗戶看過去,老劉一直在講著什么,小胡連連點頭。


          50. 家屬院,傍晚外

          老劉騎車車子經過大門口,進院。

          老劉忽然停下來,掉轉車把,又騎了出去。

          老劉在門口駐足,揉了揉眼睛,看著門口的告示。


          51. 劉家,夜內

          廚房。老劉系著大圍裙,做飯,忙里忙外,但從他的表情看,有點心不在焉。

          門響,建功和玉芬、小光進來。

          小光:爺爺!我回來了!

          老劉大聲:馬上就開飯,還差一個菜就好。

          建功站在廚房口:爸,我來吧?

          老劉:歇歇吧,超市那兒,啥時候開張?

          建功的畫外音:裝修還沒好呢,還得一段時間!

          老劉點頭,開始炒菜。

          玉芬的畫外音:聽說前邊那棟樓已經要拆了,咱們這兒怎么沒動靜?

          老劉一怔,顧不上照顧鍋里的菜,趕緊把耳朵貼在廚房門上偷聽。

          建功的畫外音:怎么沒動靜,我聽一樓二虎說,不出一個月,就輪到咱們這兒拆了。

          客廳。玉芬和建功在收拾東西,小光在看漫畫書。

          玉芬:有拆就得遷,咱們家按政策,分個三室一廳的沒問題吧?

          建功:問題不大吧?

          玉芬:三室一廳,那得是多大的一套房子啊!比這個二十幾平方的小鱉蓋敞亮吧。

          建功:嗯,哎,這是什么味兒啊?你聞聞?什么東西糊了?

          廚房。老劉臉上的表情不停地變化,忽地意識到鍋里還有菜,趕緊跳過去搶救。

          鍋里的菜冒著黑煙,已經徹底糊了。

          老劉臉上一臉無奈,看著看著,竟有了點笑意。


          52. 涼亭,傍晚外

          李鳳彩和老劉坐著,彼此都沒說話。老劉充滿期待的眼神,一直在李鳳彩臉上來回掃著。老劉終于忍不住了:鳳彩,你是咋想的?

          李鳳彩:老劉,真的沒別的辦法了?

          老劉:辦法,應該還是能有的,不過這樣一來,咱們就能馬上結婚了呀。

          李鳳彩:三室一廳,是吧?

          老劉連連點頭:我問過拆遷辦了,按政策,我們家能換個三室一廳,雖然遠了點,在環路邊兒上,可交通方便,離你兒子家也近……

          李鳳彩:我搬到你家里,跟你兒子一家住,合適嗎?

          老劉:怎么不合適?現在你家也好,我家也好,都是二室一廳,當然沒法結婚了??涩F在是三室一廳,面積大了呀。

          李鳳彩陷入沉思。

          老劉:你想,三室一廳,兒子兒媳一間大的,小光自己一間,咱倆一間,不是正好嗎?他們倆現在都忙,小光學習也忙,咱倆呢,也不是老得動不了了,你搬過來,咱倆一起伺候他們一家,一分錢不花他們的,還給他們買菜、做飯、搞好后勤,他們能有什么意見?

          李鳳彩輕輕搖頭:我總覺得,你們知識分子太天真了。

          老劉:我不是天真,我是認真。

          李鳳彩:這樣吧,我同意,你去跟你兒子一家說說,看看他們的意思。

          老劉興奮地站起來:真的?

          李鳳彩點頭。

          老劉手舞足蹈,居然跳著集體舞的步子。李鳳彩破顏一笑。

          老劉停下,動情地看著李鳳彩,李鳳彩也臉上緋紅,不自然地低下頭。

          老劉的胸口起伏起來,兩眼放光,沖動地握住李鳳彩的手:鳳彩,只要你不嫌棄我,我剩下的日子一定對你好!

          李鳳彩下意識地左右看著,想抽回手:你胡說什么呀,八字還沒一撇呢,真是光長年紀不長見識——你看好多人看著咱們呢。

          老劉豪邁地:鳳彩,你等我,我今天晚上就跟他們說!

          夕陽西下,照得兩個老人身上一片金紅。


          53. 劉家,夜內

          一桌子美味佳肴。小光饞得流口水,趁大人不注意偷偷抓了塊肉。

          建功和玉芬互相看著。

          建功:咱爸,又有事兒了?

          玉芬:誰知道啊。

          兩人不約而同地看著廚房。

          老劉還在忙碌著,炒菜。

          建功:爸,別忙了,夠了,吃不完!

          老劉端了一個盤子出來,笑:好了,好了。

          老劉把盤子放下,桌子上徹底沒地方了。

          老劉:別愣著了,都動筷子吧。

          建功看著玉芬,玉芬:爸,您有什么事,說吧。

          老劉:沒事兒,沒事兒。

          建功:爸,我知道您的脾氣,一做好菜,保準有事兒。

          老劉:要說事兒,嗨,沒什么大事兒,吃完了再說不晚。

          建功:爸,您就說吧,我性子急,存不住事兒。

          玉芬:爸,不會是您一說事兒,我們都吃不下飯了吧?

          老劉一怔。

          建功:快說吧爸,不然我不吃了。

          老劉吞吞吐吐地:這個事兒呢,說大也大,說小也小……

          建功和玉芬吃驚地看著老劉。


          54. 李家,夜內

          李鳳彩在洗碗,慢慢地,她的手停下來了,水嘩嘩地流著。

          李鳳彩明顯地在想著心事,若有所思。


          55. 劉家,夜內

          一桌子菜沒動,都涼了,湯盆里結了一層油花。

          建功、玉芬和老劉都沉默著。

          小光好奇地看著大人們。

          建功悶著嗓子,沒好氣地:小光,去學習去。

          小光撅著嘴,去了臥室。

          所有這些過程中,老劉一直沉默,面無表情地坐著,像是在接受審判的犯人。

          建功欲言又止:爸……

          老劉看了建功一眼,想笑,卻比哭都難看。

          玉芬打破沉默:爸,您說實話,是不是我們哪兒做得不好,您不想跟我們一起生活了?

          老劉一愣:你這是哪里話?我結婚,跟你們對我好不好,有什么關系?

          玉芬:有關系!

          老劉和建功都愣了。

          玉芬:爸,按理說,您年紀也不算太大,身體也不錯,獨身了這么久,想結婚也算正常??赡脒^我和建功沒有?

          老劉:我還是不明白,這跟你們……

          玉芬:您是我公公,是建功的父親,咱們一塊兒生活了十幾年,您突然要結婚,別人會怎么想?不知道的,還以為是我和建功虐待您呢,不讓您吃,不讓您喝,您過不下去了,才想到結婚另過!

          老劉苦笑:玉芬,你多心了。

          建功:爸,我也不明白。咱們家過了那么久的窮日子,眼瞅著日子要紅火了,您怎么突然有這個想法?

          玉芬:建功,咱爸才不是突然呢!上次說是要賣車,八成也是為了結婚吧?

          建功的臉色很難看。

          玉芬:爸,咱們把話說清楚,您結婚,我沒理由攔著,可您想想,您拍拍屁股走了,過二人世界去了,我和建功呢?人家該怎么說我們?不孝兒女,欺負老人,把您給逼走了!爸,您就不怕人家說您老來俏,說您是老不……

          建功大聲:說什么呢!給我閉嘴!

          玉芬拭淚,不說話了。

          建功:爸,剛有好日子的苗頭,您就要結婚?您這么做,您,您對得起我媽嗎?當初我媽臨走的時候,您可是當著我的面,說一輩子再也不結婚了。二十多年了,您真忘了嗎?

          老劉痛苦地搖頭,眼中溢出淚水,也不去擦,任淚水流下。

          建功:爸,咱家是不富裕,這些年也多虧您去代課,補貼家用。窮是窮,可咱們一家四口,過得也挺滋潤啊。您都六十多了,非再給我找個后媽?再找一個,就能比我媽還強?就能比跟您親兒子親孫子住還強?我都快四十的人了,讓我跟個七不沾八不連的女人喊媽?再說了,咱家這情況,您就是結婚了,住哪兒啊。

          老劉哆嗦著:我想,這不是有,有三室一廳了嘛,你和玉芬一間,小光一間,我和她一間,我們倆一起伺候你們,你們就在外頭做生意,忙,我們搞后勤……

          玉芬忍不住大聲道:建功你聽見沒?三室一廳還沒到手呢,那個老太婆就惦記上了!早不結婚,晚不結婚,偏趕上咱有奔頭了,有房子了才結婚,這種女人能有個好嗎?

          建功臉色很難看,一句話也說不出,自己倒了一杯酒,一飲而盡。

          老劉:玉芬,你連她叫什么都不知道,就這么說,不合適啊。

          玉芬騰地站起來,大聲:爸,我跟建功結婚十幾年了,您孫子都上小學三年級了,您要再婚,我不攔著。您跟她住進新房子,我和建功、小光住超市去,要我和她住在一起,沒門!想讓我喊她一聲媽,讓小光喊她一聲奶奶,沒門!

          玉芬說著,走到門口,推門出去。

          建功一愣,站起大喊:玉芬!都十二點了,你去哪兒啊!

          老劉也跟著站起,無辜地看著建功,又看著門口。

          建功氣得狠狠跺腳。

          老劉忍著淚水,嘆氣:還愣著干什么,快去追啊。

          建功:咳,爸,好端端的日子不過,你說你……

          建功抓了件衣服,奪門而出。

          老劉愣了一陣,頹然坐下,張大了嘴,最后是一聲嘆息。


          56. 補習學校,日外

          小胡站在大門后邊,百無聊賴地抽著煙,不時朝外邊看。

          遠遠地,老劉騎車過來了。

          小胡趕忙扔掉煙頭,踩了幾腳,迎上去:劉老師!

          老劉懵懂地看了看他,艱澀苦笑:小胡啊,這么早。

          小胡察言觀色:劉老師,昨天,您……

          老劉搖搖頭,欲言又止,唯有嘆息。

          小胡明白了:劉老師,我在校長那兒替您請過假了,今天您的課我來代,您休息一天,別太累著了。

          老劉一怔:請假了?

          小胡推著他朝馬路的方向:劉老師,您臉色這么難看,肯定是沒休息好。

          老劉推著車子,在馬路口停下,看著小胡:小胡,謝謝你。

          老劉說完這句,竟然有些哽咽。

          小胡嘆氣:劉老師,身體最要緊,有什么難事兒,想開點。

          老劉說不出話,用力點著頭,上車,離去。

          小胡看著他的背影,搖頭。


          57. 街道,日外

          紅燈、綠燈不斷交替。

          老劉騎著自行車,機械地隨著人流,在街道上走走停停。


          58. 廣場及涼亭,日外

          廣場上,老人們在跳著集體舞,跳得煞是好看。老劉孤零零地坐在涼亭里,看著舞場上的老人們。

          散場了,張老太提著籃子過來,笑瞇瞇說:劉老師,你那另一半今天怎么沒來呀?

          老劉窘迫地站起來:鳳彩,她,沒來——


          59. 街道電話亭,日外

          老劉打電話,接通了,老劉忙說:喂?


          60. 李家,日內

          李鳳彩啪地掛了電話,面有戚容。


          61. 街道電話亭,日外

          老劉連連說:喂?喂?

          老板:老同志,您都打了十二回了,那是人家不接,別忙活了。

          老劉失落地放下電話:麻煩你了。

          老板:別走啊!十二個電話都打通了,四塊八。

          老劉一愣:沒接,也要錢?

          老板指了指價目表:看見沒,物價局定的。

          老劉不舍地掏錢:這么貴。


          62. 李家樓下,日外

          老劉騎車到,神情恍惚。

          樓梯間傳來女人犀利的聲音:快走吧,你外孫女在家等著你呢!

          李鳳彩虛弱的聲音:我的感冒還沒好透,再住兩天,等好了再走行不行?

          老劉如同受到電擊一般,立刻停下車子,側耳去聽。

          女人的聲音:喲,你可別這么說,我可擔當不起!我不想那邊的人又說怪話,說不知道我怎么當個老媽子似的使喚你老人家,到了月底了也舍不得讓你走!

          李鳳彩的聲音:你不要這么說,妯娌之間沒有解不開的疙瘩。我不是賴在這里不肯走,我是真的沒勁兒啊。

          幾個人經過老劉,對老劉的怪狀好奇地指點。老劉熟視無睹。

          女人的聲音:媽,說好了一邊一個月,總不能在我這里壞了規矩吧?你也不想想,這次你多住一天,下次你再多住一天,這公平嗎?都是你的兒女,你不能這么偏心呀!

          李鳳彩的聲音:我,我哪兒偏心了,不是感著冒嗎?

          女人的聲音提高:感冒?你感冒一個多月了!這病還是在你閨女家得的,我倒好說話,花了一個月的藥費了,你替你閨女省錢省大發了,怎么,還還不肯走?

          老劉氣憤地下車,想要沖進去理論,又意識到在別人家,沮喪地站住。

          李鳳彩的聲音:走,我走,我走!

          來回逡巡的老劉遽然地轉身,李鳳彩從樓道里沖出來,手里提著包裹,表情悲痛欲絕。


          63. 廣場及涼亭,傍晚外

          涼亭里,老劉和李鳳彩相對而坐。

          李鳳彩抹眼淚:我一個閨女,一個兒子,都說我是兒女雙全,可誰知道我的苦處?兒女們開了個會,定了個規矩,每一家養活我一個月,月底我自己去另一家。上個月我在女兒家感冒了,在兒子家住了一個月,這感冒還沒好透,兒媳婦就非要把我朝外趕,說我在誰家得的病,回哪家治去,你說這是做兒女的話嗎?咱們這一輩人,哪個不是三從四德,恪守婦道過來的,現在不講究這個了,可也得對老人有個起碼的孝心吧?老劉你說,我們做老人的,是不是做的太窩囊了?

          老劉:有時候我就想,是不是就因為咱們是做父母的,做祖父祖母的,就必須讓人家看不到眼里,讓人家隨便地打發?要是咱們一切都沒有主見,沒有咱們自己,一味地順從兒女,那我就是好父親,好爺爺,你是好母親,好奶奶??梢窃蹅円挥悬c自己的想法,自己的念頭,他們就不樂意了,不讓咱們昂首挺胸地做一回自己!

          老劉越說越激昂。

          李鳳彩由衷地:老劉,你說得真好!

          老劉不好意思地低頭。

          李鳳彩的情緒忽然低落了:可是,沒咱倆自己的家,這腰板還是直不起來。

          老劉:買,我們一定得買自己的房子!哪怕是個小黑屋子,只要是我們的,我就高興。

          李鳳彩輕輕搖頭:房子——我一個女人,這輩子的積蓄,也就四萬塊錢。你的錢,都給兒子了。我們哪有錢?

          老劉狡黠地一笑:我有錢。

          李鳳彩一愣,直直地看著他。

          老劉:建功從小學習不好,高中畢業進了工廠,效益又不景氣,我想,既然把他拉扯大了,他又沒什么本事,等我老了,不能給他添負擔,所以從他媽去世起,我就開始攢錢了。

          李鳳彩眼睛一亮。

          老劉:攢到現在,二十多年了,不多不少,正好十萬塊錢。鳳彩,這是我養老送終的錢,是我的棺材本錢哪。這錢誰都不知道。我跟你說,是覺得有了你,我就有依靠了,今后這日子,我存著它也沒用了。

          李鳳彩臉上,兩行淚水滾落,忽地哽咽起來。

          老劉握住了她的手,兩個老人依偎在夕陽里。天地一片殷紅。


          64. 補習學校,日內

          小胡放下手機,有些為難地看著老劉。

          老劉充滿期待:怎么說?

          小胡:我老婆說,她公司倒有個樓盤,還沒開盤,都是小戶型的……

          老劉迫不及待地:那好啊!

          小胡:最小的,全部算下來,也要十七萬啊。

          老劉張大了嘴,好半天沒合上。

          小胡:您,您還差三萬。

          老劉失望地搖搖頭。


          65. 肯德基,夜內

          小光狼吞虎咽地吃著。

          老劉:好吃嗎?

          小光顧不上回答,胡亂點頭。

          老劉有點不放心:爺爺囑咐你的事兒,記住了嗎?

          小光:記住了,一會兒去我媽的超市,把這個紙條偷偷給我爸。

          老劉提醒:還有呢!

          小光:千萬不能讓我媽看見。

          老劉這才點頭:這就對了。

          小光:爺爺,您怎么不吃啊?多好吃的漢堡包。

          老劉:爺爺吃不動,你吃吧。


          66. 小酒館,日內

          老劉在酒館里坐著,面前的桌子上,擺了幾個涼菜,一瓶酒。

          老劉盯著門口。

          建功出現了,老劉慌忙招手,建功走過來,坐下。

          父子倆面對面坐著,誰都沒有說話。

          老劉擰開酒瓶蓋子,給建功倒了一滿杯,也給自己倒了一滿杯。

          老劉舉著杯子,碰了碰建功的杯子,一飲而盡。

          建功一愣,脫口而出:爸!

          老劉放下酒杯,苦笑:你還能叫我爸,我沒白養活你啊。

          建功也舉起酒杯,一飲而盡。

          建功:爸,您知道我心里存不住事兒,我有話就說了。爸,說句實話,您想再婚的事兒,我從心里來說,的確挺難接受,我覺得您對不住我媽。

          老劉不說話,給建功和自己倒酒:喝。

          兩人一飲而盡。

          老劉:別光喝酒,吃菜。

          建功:爸,兩天了,我一邊忙著在車行打工,一邊忙著超市裝修,閑的時候,我也想了這事兒。爸,我十二歲的時候,我媽就不在了,咱爺倆相依為命二十多年了。我不爭氣,干啥啥不成,家里多虧有您。我們都大了,工作也忙,顧不上多照顧您。您老了,孤單了,想找個伴兒,過下半輩子,真的,這沒錯,我理解。雖然我沒見過她,可我相信,您的選擇是沒錯的。我支持您。

          老劉正在給建功和自己倒酒,聽到這里,手哆嗦起來,酒灑了出來。

          老劉難以置信地看著建功。

          建功:爸,我是能理解您,可玉芬她——她態度很堅決。家里的情況您知道,我當不了她的家。爸,您別著急,慢慢地來,給我點時間,讓我做工作,好不好?

          老劉眼中含淚,點頭,他說不出話,端起酒杯。

          父子倆又是一飲而盡。

          老劉:建功,你跟玉芬說,我和你李阿姨結婚,我也是很堅決的。你們放心,我不住新房,她也不住。

          建功驚訝地看著老劉。

          老劉:你李阿姨有點積蓄,差不多夠買個小戶型的房子。我們結了婚,就搬過去住。不過呢,現在還差個三萬塊錢。你看這樣行不行,我借你們三萬塊錢,咱家拆遷的新房呢,就留給你們一家住。玉芬要是不放心,我就把新房子過戶給你,房產證寫你的名字。我是你爸,我能給你的,都給你。我就求你和玉芬高抬貴手,讓我遂了結婚的心愿,好不好?

          現在,輪到建功難以置信地看著老劉了。


          67. 補習學校,日外

          小胡在打電話:老婆,有消息了嗎?


          68. 售樓處,日內

          小常:我問了,準確的消息是禮拜六開盤。我跟經理說了好多好話,應該能再降一個點,這是底價了,我們可是現房啊……底價嘛,也得十六萬多……你怎么不說話了?


          69. 補習學校,日外

          小胡沉默了一陣:老婆,能不能,把咱倆打算旅游那幾千塊錢,先借給劉老師用用?我知道,這是蜜月的錢,可我,我上高中的時候,要不是劉老師,我根本考不上大學,更不會遇到你……劉老師是好人,看著他為難,我心里……


          70. 街道,日外

          建功騎車,車后邊坐著老劉,兩人都帶著醉意。

          行人們對父子倆紛紛投來好奇的目光。

          老劉感慨:往前推個二十來年,我在前邊,你在后邊。

          建功:老了,就得服老?,F在不是你帶我的時候了,是我帶你。

          老劉笑,過了一陣,他說:建功,這回謝謝你了。

          建功:爸,這套拆遷房,可是你最后的一點財產了,你把他給了我們,我們借錢給你,沒話說。

          老劉:好好跟玉芬做工作,實在不行,就算了,我再想辦法。對了,你們也該搬回家住了吧?老在超市住,不是個事。

          建功:您就別操心了。

          老劉還想再說什么,但他只是張著嘴,什么都沒說。


          71. 補習學校,日內

          教師休息室。小胡把一個信封遞給老劉。

          老劉詫異地看著小胡。

          小胡:這是八千塊錢,我們倆也沒什么錢,您先拿去用。

          老劉推辭,小胡把錢硬塞給他:快上課了,我先走了。

          小胡轉身離去。

          老劉感慨萬千地看著小胡的背影,擦淚。


          72. 售樓處,日外

          大紅的彩虹氣球,上面寫著:開盤大吉。

          一個噴繪廣告上寫著:不到二十萬,圓你一個結婚的夢想。

          售樓處前的小廣場上,密密麻麻全是人,而且幾乎全是成雙成對的年輕人。

          老劉、李鳳彩氣喘吁吁地從遠處趕到,看見人群,傻眼了,他們根本擠不進去。

          李鳳彩:都是你,叫你打個車吧,非要坐公交,這怎么辦?

          老劉:我哪兒知道這么多人啊,九點開盤,這才七點啊。

          兩個老人焦急地在人群外頭轉悠,找不到擠進去的突破口。

          老劉不停地擦汗。

          老劉:不行,怎么著也得擠進去,排不到號,什么都沒了。

          李鳳彩:你身子骨能行嗎?這都是年輕人啊。

          老劉看著李鳳彩,一笑,奮力擠向人群。

          李鳳彩焦急地看著他:我也去!

          老劉:你拿著……

          老劉忽然覺得不該說這個,忙揮著手,示意李鳳彩不要跟進去。

          李鳳彩緊緊抱著裝有定金的黑色老式公文包,動情地看著老劉。

          老劉又瘦又高,滿頭白發,在年輕人成堆的地方,被擠得來回搖擺。年輕人都在往前擠著,都想不到給老人讓路。

          老劉還在奮力擠著。

          李鳳彩看著老劉,擦著眼淚。

          老劉奮力在擠著,可擠到最后,居然被擠了出來。

          李鳳彩連忙上前扶住老劉。

          老劉氣喘吁吁,蹲在地上,一只手按著胸口。

          李鳳彩哽咽著:老劉,咱不擠了,咱走,咱租房子好不好?就是租的房子,咱倆也結婚,好不好?

          老劉說不出話,一直搖手,好半天才說:說了多少次,租房子結婚,不行!

          李鳳彩遞上水杯,一直在哽咽。

          小胡大步跑過來,扶著腰:劉老師,您,您讓我好找啊。

          老劉:小胡?

          小胡:快跟我來。


          73. 售樓處,日外

          小廣場一側,大樹后。小常在焦急地等待著。

          小胡、老劉和李鳳彩過來了,小常馬上迎上去,將一個號牌遞給老劉。

          小常:劉老師,這是排號,您拿著,千萬別說是我留給您的。

          李鳳彩喜出望外。老劉卻猶豫著:這個,這個,怕不好吧。

          小胡和小常啼笑皆非。

          李鳳彩一把接住了號牌,推了老劉一把:你個老東西,都這個點了,還說這沒用的!什么好不好的,你就當這是老天爺可憐你,賞給你的!小常姑娘,多謝了!

          小胡和小常笑起來。


          74. 超市,日內

          一輛廂貨車停在超市門口。

          建功和玉芬在指揮著工人卸貨,搬進超市。

          建功和玉芬也親自動手。


          75. 售樓處,日外

          小常、小胡和老劉、李鳳彩走出來。每個人臉上都是興奮的表情。

          小常:劉老師,都明白了吧?

          老劉:明白了,明白了,45天內,把房款一次性付清。

          李鳳彩:小胡,小常,真是太感謝你們兩口子了,幫我們申請優惠,還幫我們排號……

          老劉趕緊拉了她一把:小點聲,這是犯錯誤的事兒。

          小常、小胡都笑起來了。

          李鳳彩哭笑不得:你呀,就是個老頑固。(轉向小常)我們就不影響你工作了,你們忙。

          小常、小胡笑,看著兩個老人離去。

          小常:我突然覺得,他們一定會很幸福。

          小胡摟著小常:跟咱倆一樣幸福。

          小常臉紅了,推開小胡的手:正經點,這是我們公司!

          小胡笑。


          76. 超市,日內

          超市里裝飾一新,貨架上琳瑯滿目的商品。

          玉芬看著貨架,眼中含淚,臉上卻滿是欣慰的笑。

          門口傳來鈴鐺的響聲,建功推門進來,手里提著盒飯。

          玉芬背對著建功,忙擦淚。

          建功顯然是看見了玉芬的動作,他放下盒飯,從后邊抱住了玉芬。

          玉芬:開著門呢,別讓人看見。

          建功:這是咱家,怕什么。

          玉芬想掙開,卻一時拗不過建功,便把頭靠在建功胸口,夫妻倆看著超市里的一切。

          玉

        无码人妻丰满熟妇区毛片18_91sex国产在线观看_国产精品H在线播放_国产精品三級片在线免費版

          <source id="au1dj"></source>

          <source id="au1dj"></source>

          1. <source id="au1dj"><menu id="au1dj"></menu></source>
            <table id="au1dj"><p id="au1dj"></p></table>
            <video id="au1dj"><track id="au1dj"></track></video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