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ource id="au1dj"></source>

      <source id="au1dj"></source>

      1. <source id="au1dj"><menu id="au1dj"></menu></source>
        <table id="au1dj"><p id="au1dj"></p></table>
        <video id="au1dj"><track id="au1dj"></track></video>

        白毛女劇本

        發布時間:2016-12-16
        字體大小:
        分享:

        摘要:

        白毛女

          劇中人物-----演員: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黃世仁-------三兒

          > 喜兒---------游哉

          > 楊白勞-------毛驢

          > 家丁---------瑪雅王子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第一場:楊白勞家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喜兒邊唱邊上場(白毛女曲調):“北風那個吹,雪花那個飄,雪花飄飄年來到。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(喜兒白):“唉,爹爹出門買裝備已經7天了,這眼看圣誕節到了,爹爹怎么還不回來啊?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喜兒唱(白毛女曲調):我盼爹爹心中急,等爹爹回來心歡喜。爹爹帶回裝備來,歡歡喜喜過個年~~~~。”

          > 喜兒下。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楊白勞上打電話上:“喂,是胡漢三嗎?我說老胡啊~~~你欠我的錢也該還了吧,我答應給喜兒買裝備,現在兜里沒有一點錢,唉!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喜兒上,(喜白)“爹爹回來啦!”

          > (楊白):“噓~~~~~小點聲小點聲~~~~再把討債的給招來了!!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楊白勞唱(白毛女曲調):“連日里東奔又西顛,賣豆腐賺了幾文錢,本想買裝備送喜兒,只恨袋里沒有錢啊,沒有錢。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喜兒拉楊白勞坐在椅子上

          > (喜兒白):爹爹且莫擔憂,今日隔壁陳二傻子的姑舅哥哥的表兄弟來串門,聽得他說,現如今遠在上海浦東有一個店家,專門的殺富濟窮,倒是有便宜五折裝備的買,不如我們也去買一套吧?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(楊白):“啊?果有此事?”

          > (喜兒白):“果有此事!”

          > (楊白):“唉,這俗話說,天下不會掉下來個饃夾菜!這五折商品怕買住假貨可如何是好?”

          > (喜兒白):“不如先派人打探一番?”

          > (楊白):“倒是先看看的要緊,只是我們手中本不寬余,如今這上海浦東路途遙遠,可如何是好啊~~”

          > (喜白):“如今倒有一個挨千刀老不死的殺材,整日里只知道欺壓你我父女二人。這年關一到,倒不如讓他去跑這一趟苦差?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(二人協商)

          > 楊白勞不住的點頭:“恩,還是我的喜兒聰明啊!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二人攜手下

          > 第二場:過場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黃世仁帶家丁上,家丁手里拿著算盤。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黃世仁唱(最近比較煩曲調):“我最近比較煩比較煩比較煩,總覺得日子是越過越難,公司眼看就要玩完,股票期貨也賠個精干!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家丁唱(最近比較煩曲調):“我最近比較煩比較煩比較煩,眼看這工資一天比一天難賺,老婆大人臉色太難看,再不拿錢就要讓我滾蛋!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(家丁白):“我說黃總啊,咱們公司可三個月沒有發工資了啊!再不想辦法,底下的民工可要鬧事了!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(黃世仁白):“你煩不煩啊!我這不是正想辦法了嗎?我記得我家的長工楊白勞,欠了我家幾年租子,這倒是個好機會,好好扎他一筆,頂頂急先。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(家丁白):我說黃總啊,現在的世道可不比從前,如今這欠債的是大爺,這要債的倒成了孫子了。你看那欠債的楊白勞,吃的那么~~~胖!你在看看黃總您?唉!恐怕這錢不好要啊!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(黃白):“沒事,莫要怕,這楊白勞年老體衰,家里只有個女兒,難道我們兩個大老老爺們,還對付不了他們?走!”

          > 第三場:楊白勞家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黃世仁和家丁砸門:“開門開門”

          > 楊白勞跑來開門:“來了來了,這是誰啊,大過年的。”開門一看是黃世仁:“哎呦,是少東家啊,快請進快請進。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楊白勞讓黃世仁坐下,(注意:坐在桌子的前側方,等會喜兒好踢他,呵呵)

          > 回頭叫喜兒:“喜兒,少東家來了,快倒茶。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喜兒拿起桌上的茶壺倒水,家丁在旁邊阻攔:“慢著,我家老爺只喝天堂水砌的龍井茶”

          > 喜兒一打響指說:明白。下去拿一瓶哇哈哈的龍井茶上來。

          > 遞給黃世仁:“少東家喝茶。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黃世仁和家丁看到漂亮的喜兒,眼睛直了,色瞇瞇的盯著喜兒。

          > 黃世仁趁著喜兒遞水的時候,趁機摸了喜兒小手一下。

          > 喜兒一甩袖子,厭惡的躲到黃世仁背后。

          > 黃世仁回頭對家丁點點頭:“哇~~這個MM好漂亮啊~~”

          > 兩個人色迷迷的笑起來。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“咳咳!”楊白勞咳嗽兩聲,黃世仁兩人才回過神來。

          > 楊白勞:“少東家,不知道您這次來有什么事?”

          > 黃世仁:“我說老楊啊,眼看這年關將近,你欠下的租子,是不是也該交了?

          > 黃回頭問家?。嚎纯此?還欠多少?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家丁拿起算盤算了一翻:楊白老還欠租子8萬塊人民幣,合美金1萬塊。

          > 旁邊黃插嘴說:最近美金貶值了,你要是給歐元的話可以打折。

          > 楊白勞:“少東家,不是我不交啊,今年的年成不好,實在是交不上啊,這不……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黃世仁拿眼神看著家?。?ldquo;交不上租子…..”

          > 家丁心領神會,一指喜兒:“就拿喜兒低債吧!”

          > 黃世仁和家丁看著喜兒淫笑。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喜兒剛要發火,楊白勞拉住她,給她使了個眼色

          > 楊白勞:“少東家,你真想要喜兒低債?”

          > 黃世仁:“那是自然!”

          > 楊白勞:“不后悔?”

          > 黃世仁:“這有什么后悔的!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楊白勞冷笑一聲站起來:“好,既然這樣,我就給您介紹介紹俺家喜兒。少東家你聽好了~~~~”

          > 楊白勞拿出竹板邊打邊說(山東快書),喜兒在一旁練拳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“當里個當,當里個當

          > 閑言碎語不要講,表一表俺家喜兒好姑娘!

          > 這喜兒學拳到過少林寺,功夫練到八年上!

          > 武林大會沒對手,奧運會上拿過獎

          > 南拳北腿她全會啊,刀槍劍戟最在行啊!最在行!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(配樂:《中國功夫》,喜兒動作:太極拳、黃飛鴻招式、李小龍招式、拳擊、跆拳道)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楊白勞說完,喜兒一個踢腿,把黃世仁從椅子上踢到了地上。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家丁趕快把黃世仁扶起來,兩個嚇的瑟瑟發抖。楊白勞大搖大擺坐在椅子上。

          > 楊白勞:“少東家,您還要不要喜兒低債啊?”

          > 黃世仁連連搖手:“不要了不要了!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家丁把黃世仁拉到一邊耳語:“我說黃總啊!這可如何是好?這錢如果要不回來,這民工可怎么打發啊?先不說他們天天靜坐示威的,萬一哪個不怕死的再當個人體炸彈,這您可受不了啊!”

          > 黃世仁搖頭嘆息:“我知道我知道!想不到這喜兒也這么厲害,我看來硬的是不行了,只能來軟的了。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黃世仁撲倒在楊白勞的腳邊,一把鼻涕一把淚:“楊老啊~~~您就可憐可憐我吧~~~你要是再不還錢,我這百八十口的,眼看就要餓死了啊~~~~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楊白勞和喜兒交換個眼色,楊白勞沖喜兒點點頭。

          > 喜兒上前扶起黃世仁:“少東家,您也別太著急,這現錢我們是沒有了,不過我們可以拿東西低債啊。我知道你也是個老驢,如今我們在上海浦東有個戶外裝備店,情愿送給東家低債。”

          > 黃世仁:“此話當真?”

          > 喜兒:“當然是真的了,還能騙你不成!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黃世仁和家丁到一邊商量。

          > 家?。?ldquo;黃總,我看楊白勞家確實沒有錢,有裝備低債,總比沒有強。再說我看這戶外用的背包挺結實的,正好發給民工,扛著回家過年。”

          > 黃世仁:“恩恩,好主意,就這么定了!”

          > 黃世仁心中竊喜:這上海俺沒去過,也可以借此機會去一睹大都市的風采哦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兩人回來,黃世仁:“既然有裝備低債,這今年的帳暫且記下,要是找不到,回來再跟你們算帳。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兩撥人分別下場,黃世仁是占到便宜的笑,楊白勞是騙到人的笑

          > 第四場:上海浦東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黃世仁唱(大學自習室曲子):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啊

          > 啦啦啦啦啦

          > 吆吆吆吆

          > 今天天氣不錯,挺風和日麗的

          > 我們上午沒有事,這的確挺爽的

          > 我大清早早早的跑去趕火車

          > 心里琢磨這曠工生活是多么美好阿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一眨眼的工夫我就進了車站

          > 要說俺們這疙瘩的火車地鐵其實挺多的

          > 可是這100多公里的路啊可真不是好走的

          > 我是跋山涉水阿

          > 翻山越嶺阿

          > 好不容易來到一個桃園勝地

          > 我一下車我考真是豁然開朗

          > 這XXXX浦東就真沒多少人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說時遲那時快

          > 我就拿出了地址

          > 找了一個街口就摸了過去

          > 我這一找不要緊吶差點成殘疾

          > 走了8圈我才發現這店是根本不存在

          > 我心說得虧哥們原來我還練過

          > 要不然還不被你累成傻子阿

          > 我心說得虧哥們原來我還練過

          > 要不然還不被你累成傻子阿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黃世仁一遍擦汗一遍語:“這‘逗你玩’戶外裝備店到底在哪呢?難道被楊白勞騙了不成?幸好還有個電話,趕快打個試試。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黃世仁撥了個電話,電話里傳個女生:“喂,您好,這里是‘逗你玩’戶外用品店。”

          > 黃世仁:“喂,我說小姐,你的公司到底在哪呢?我找了半天,這無名路哪有114號啊?這到113號就完了啊!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小姐:“先生啊,您找錯地方了啊,您現在向左轉十個路口,再左轉十個路口,再左轉十個路口就能找到我們公司了。”

          > 黃世仁:“啊?怎么這么麻煩啊?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黃世仁:最后一瘸一拐跑上來,抬頭一看,大吃一驚:“啊?這不是我早上來到的無名路113號嗎?天啊,跑了一天,又跑回來了。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黃世仁:又打電話:“小姐啊,你給我指點的什么路啊?我整跑了一天,什么左轉左轉左轉再左轉,我現在雜又回來了?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小姐:“哦,先生啊,我看是上海的路太難走了,所以您恐怕是迷路了。我看這樣吧,您先把錢匯過來,我們會立刻把裝備給您寄回去的。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黃世仁:“什么?匯錢?你不是故意耍我的吧!你們公司該不是騙人的吧!”

          > 小姐:“先生,您這樣說話,我們可要告您誹謗的啊,是您自己智商太低,找不到路,怎么可以怪我們呢!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黃世仁:“小姐,你態度怎么這么惡劣啊!”

          > 小姐:“切~~~你個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!”

          > 黃世仁:“你。。。你居然說我是鄉巴佬。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黃世仁滿口噴血,仰天大笑:“想不到我黃世仁聰明一世,今天竟然被一個小妞涮了一天!”

          > 黃世仁跌跌撞撞跑下臺。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第五場:精神病院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家丁上:“唉,自從我們黃總在浦東被涮了一把,一氣之下竟徒步從上?;貋砹?,想不到,回來后著涼瘋了,被送去德勝門外安康胡同5號安定醫院。我這做下屬的,怎么說也要來探望一下啊。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黃世仁穿病號服上。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家?。?ldquo;黃總,您這一趟徒步上海走的可夠遠的啊。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黃世仁笑:“你是新驢吧?

          > 老驢們誰還徒步北京上海啊?不是云貴高原青藏高原,也得是南疆北疆啊。

          > 知道在鄭州大名鼎鼎的~~追趕戶外~~資深老驢三兒~~是怎么走西藏嗎???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家丁(做洗耳恭聽狀):“~怎么走啊??”

          > 黃世仁笑:“他要走,就拿手繪地圖,走的就是最繞的路線,

          > 南線去大北線回,怎么繞怎么走。至少也得有五六千公里。

          > 什么阿里啊、班戈啊、文部雙湖啊,能去的全給他走到。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背不來牙克,手里拿gps,全身都是goretex

          > 身前跟一個藏族向導,頭發特卷的那種。

          > 一碰到游人,甭管有事沒事都得跟人家說:扎西德勒。

          > 一口地道的拉薩腔,倍兒有面子。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再背上100升的巨型的背包,每天徒步十幾個小時。就是一個字:累!

          > 光徒步,就得把自己累得腿抽筋。

          > 一起的同伴,不是爬過珠木郎瑪的就是穿越過雅江大峽谷。

          > 你要是只走過虎跳呀,你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!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你說,這一趟你得準備穿壞幾雙登山鞋?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黃世仁趕快裝家丁的樣子,必恭必敬的說:“我覺得怎么著也得兩雙吧?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黃世仁又趕快調整語氣,大聲喊:“兩雙?那是單程!四雙起!你還別嫌多,還不算被人順手摸走的!

          > 你得研究驢子的出游心理,費那么大勁抽那么長時間來西藏的人根本不在乎多穿壞幾雙鞋子!

          > 什么叫驢子你知道嗎?驢子就是到哪兒玩都玩最累的,不玩最有意思的!

          > 所以,我們進藏的口號就是:不求最好,但求最累”…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喜兒和楊白勞上,走到黃世仁身邊

          > 喜兒說:“爹,您看,報應啊報應!”

          > 楊白勞嘆氣,用四川話說:“唉,做人要厚道啊!”

          >

          > 眾人上場謝幕!

        无码人妻丰满熟妇区毛片18_91sex国产在线观看_国产精品H在线播放_国产精品三級片在线免費版

          <source id="au1dj"></source>

          <source id="au1dj"></source>

          1. <source id="au1dj"><menu id="au1dj"></menu></source>
            <table id="au1dj"><p id="au1dj"></p></table>
            <video id="au1dj"><track id="au1dj"></track></video>